首页 小说排行 书本分类 完本小说 用户中心
首页 话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代群穿生活 > 第156章 第156章

古代群穿生活 第156章 第156章

作者:寒小期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1-09-16 09:00:10

第156章

联名款的周边这玩意儿吧,赵桂枝上辈子可算是见多了。像什么联名t恤、本子、笔、盲盒等等,太多也太常见了。

非要说的话,这属于典型的旧法子割韭菜失效后,资本家们又琢磨着出来的新式割韭菜办法。

问题是,韭菜们一个个高兴得很,像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那还有啥好说的?

但赵桂枝不懂,她不懂啥叫名校联名款,难道说还能出售跟日禄书院同款的校服、校徽、帽子、水杯、本子等等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她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后,就见周生生两眼跟探照灯似的,蓦地就大放光芒了。

于是,她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还有这个法子?可以可以,这个做起来又不难的。不过日禄书院有自己的专属校服吗?校徽帽子?都没听说过,水杯也不好搞,倒是可以从文创用品下手。之前那个倒计时台历还有库存呢,再做几个时间本?唉,要不怎么说学渣文具多呢,桂枝你再给我仔细说说,我以前都没见过你表哥用那些东西。”

已知,学渣文具多。

那么请问,您礼貌吗?

赵桂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真诚的提出了建议:“你可以去问问菜花花,她应该比我更懂这些东西。对了,回头你让她画一个日禄书院的建筑图,不管是局部图还是俯瞰图都成,总得有个标志性的建筑物当封面使吧?就跟清大那个白花花的校门一个意思。”

周生生懂了:“没问题,我这就去找她!”

“等等!你既然先前没想到这些,那你说的名校联名款周边是什么?”

很快,赵桂枝就后悔自己追问了这句话,因为周生生用一副看傻狗的表情看着她,说:“就赵泥巴弄出来的那些教辅书啊!还能是啥?那玩意儿不就叫日禄题库吗?你最近是跟二狗子待久了吧?傻妞。”

撂下最后这话后,周生生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反正赵桂枝已经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差不多相当于没有利用价值了,那还折腾个啥?不如直接去找菜花花。

赵桂枝:……

她都懒得计较周生生嘲讽她的事儿了,只因她满脑子都是日禄题库。

代入一下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

比如说,当她还是个学生时,好不容易盼到了暑假的到来,她妈告诉她,妈妈给你报名参加了一个夏令营活动,能去首都玩好几天呢!于是,她开开心心的跟小伙伴们一起去了首都,没有看到预料中的美好景色,看到的只是京大清大那仿佛在嘲讽她也就只能看看的建筑群。最后,她带着满满一书包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回家了。

妈妈问,玩得高兴吗?

……您看我像是高兴的样子吗?

本来就感觉周生生很恐怖了,代入之后,赵桂枝只觉得满腔的绝望,完全是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妈没那么变态,而她更是已经毕业很久了。

活过来了,呼——

考虑到自己这辈子已经不可能沦落到那个地步了,赵桂枝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儿,但她还是决定远离周生生的计划。

你说卖点啥联名款周边不好,怎么就非要跟作业考卷扯上关系呢?那是不是说,要是搁在上辈子,她去日不落玩一圈,去剑桥小镇拍个照装个叉,回头还要安排安排考一次?

夺笋呢!

赵桂枝叹着气去找她奶寻求安慰了。

等见到奶奶后,赵桂枝顺口说了周生生的计划。哪知,赵奶奶一听就觉得很棒,竟是一副相当感兴趣的模样。

“奶,你为啥会对参观名校感兴趣呢?”赵桂枝很是疑惑。

“瞧你这孩子说的,就算你奶我只参加过两期的扫盲班,还不兴我有这个梦想?当初指望你大伯和你爸考上大学,结果那俩不争气的东西!还好,你和你哥都是出息的。”

赵奶奶畅想了一会儿当初,又说可惜了,大学生吧,搁在赵爸那个年代属于特别稀罕的,但放在赵桂枝那时,就显得比较平常了。反正,赵奶奶的街坊邻居里,有不少大学生,包括那个养着橘猪的小姐姐,人家也是大学毕业的。

“你就是那老话说的,生不逢时!要是你早些年出生,大学生还是包分配的,能进乡政府的!”

看着一脸止不住惋惜的奶奶,赵桂枝顿时迷茫了。

话还能这么说?

那要不是因为大学扩建了、扩招了,她能考上大学吗?

她奶这是说反了吧?

不过,赵桂枝还是要面子的,她压根就没打算纠正她奶的想法。横竖她人都穿越了,解释这玩意儿有啥用?

结果她还没说什么,赵奶奶又再度可惜上了:“唉,我家木疙瘩那么聪明,就是生不对时候!以前起码还能考试呢,就算大学生不金贵了,那好赖也是大学生呢!现在就不行了,女孩子居然不让考了!你说说看,老首长都说了,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

赵桂枝:……

她觉得她今个儿就不该来找她奶,还不如继续被周生生嘲讽呢!

那是生不逢时的问题吗?就如今科举那个通过率,那是她脑子的问题啊!

懵了半晌后,赵桂枝愣是没找到能接口的话,可她也不能晾着她奶啊!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她道:“我哥能考,要不您让他去考?”

“那不行。”赵奶奶一口回绝。

赵桂枝就更奇了,这说不通呢,她奶刚才还在可惜她不能考科举呢。

就听赵奶奶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你哥不能往上读了,他得要养家糊口,还要照顾咱俩,对了,他还要孝顺你爸妈。”

“啥子情况?”赵桂枝一脸懵逼。

“这还是他以前跟我说的。他说啊,他不是不能继续往上考,他可以的,他很聪明的。但他不能这么自私,因为我年岁大了,他得赶紧上班挣钱给我花,让我好好享他的福。他还说,木疙瘩你脑子笨,人傻乎乎的,得给你攒点儿嫁妆才能把你嫁出去,嫁出去以后也得给你撑腰啊,没钱咋撑腰呢?还有你爸妈,他没爸妈,所以要跟你一起孝顺你爸妈……唉,这孩子心思真重。”

赵桂枝直接就傻在了当场。

等等,她奶说的是上辈子的事情吧?

在上辈子,赵闰土的成绩确实挺不错的,他读的那个学校没有陈梁好,但也属于很不错的那种。但他没有考研的打算,而是早在念大学时就开始琢磨挣钱的事儿了,大四人家实习他就开始创业了,也就是后来培训学校的事儿。

但是!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赵闰土那混蛋压根就没想过要继续考研读博吧?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甚至还说她没有嫁妆嫁不出去!

多大仇?!

赵桂枝很想说,此一时彼一时的,但她及时想起来了。

上辈子的她之所以能够舒舒服服的当一条咸鱼,那是因为她妈靠谱,给她攒下了足够让她当咸鱼的家当。可这辈子,虽然她妈更能耐了,但她还没到惦记人家盛家财产的地步。

所以,还是得靠赵闰土啊!

有什么比想报仇又不敢报仇来得更憋屈的?

赵桂枝气炸了,她觉得自己必须找个出气筒。

“奶!我觉得你这话非常有道理。不过,我和我哥都是曾经证明过自己能考上大学的。那我爸呢?你最初的梦想,还记得不?盼着我爸考上大学呢!”

“是盼着呢,但有啥用?他那时候倒是高考恢复了,可他没考上啊!”

“以前没考上,那就现在考。你别忘了,原先那位赵二老爷本身就是个读书人,学得还不差。而他又继承了原身全部的记忆,所以他……勇敢的向前冲吧!正好,让我哥支持一把,咱们家缺啥都不能缺教辅书,作业卷子管够!”

赵奶奶目瞪口呆。

隐隐的,她觉得这事儿不对啊,她儿子上辈子都快到退休年纪了,这辈子也不年轻了,四十岁了呢!还高考?考啥啊?

“马上就要到乡试了,回头我带奶您一起去送二郎考试,让我爸也跟着去,先感受一下那个气氛。”

赵奶奶想起来了:“对啊,二郎要考试了。他都成亲了还考试呢?”

“这年头就是这样的,他同窗里有好多人比他年纪还大呢!”赵桂枝心说二郎这算啥?他今年也才二十二岁啊!虽然每个年代都有天才,但天才这玩意儿是极为罕见的,二十岁出头就参加乡试,那都算是很不错了。

“那行,回头喊你爹一起去。”赵奶奶看起来仿佛被说服了,不过也就是看起来而已,她其实也就是琢磨着,送孩子去考试又没啥大不了的,横竖闲着也是闲着,只要别耽搁顶梁柱的时间就没关系了。

是的,甭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在赵奶奶看来,家中的顶梁柱都是大孙子赵闰土,没啥特别要紧的事儿是绝对不能耽搁赵闰土的时间。那万一她要有啥事儿咋办呢?当然是找儿子啊,反正他也没事儿干。

值得一提的是,哪怕赵闰土还没毕业甚至还小的时候,赵奶奶心目中的顶梁柱也是赵桂枝的妈。

赵爸啊,他不配啊!

偏就在这时,赵爸过来了。

本来,赵府这边是早就立了规矩的,还是赵闰土最早立下的,主子们在屋里说话时,所有的下人都必须屏退出去。哪怕真有什么要紧事儿,也必须是在外头大声唤人,绝不可随意闯入屋内。

但赵桂枝也好,赵爸也罢,都是属于赵家主子的。

因此,赵爸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进来了:“喊我一起去干啥?我说桂枝啊,你太过分了!出去玩,记得带你奶奶,带你婆婆、太婆婆,还记得把你妈那个二胎都捎带上,独独没带上我!”

“我还带了我小姑子呢!你咋不说?对了,我还特地问了菜花花要不要去,她说不去。”

“对啊!那你问过我没有?你大舅都跟着一起去了!”赵爸可生气了,本来他就不高兴,他这个倒霉闺女还火上浇油,生怕他气少了还是咋地?

赵桂枝才不怕:“我大舅不是我喊的,是我大舅妈喊的!我没喊你还不是因为怕你没时间?”

“我没时间?那我没时间谁有时间?全家上下属我最闲!”要的就是这句话!!

“行,下回一定。”大不了把她爸塞到名校夏令营里头去。

赵爸一脸探究的看着她,怀疑的问:“还‘下次一定’,你当我啥都不懂?这话不就是敷衍用的吗?还有那什么,大可不必!”

啊这……

她也是没想到,连她爸都知道粉圈用语了。

“我保证下次肯定带上你!对了,回头二郎去参加乡试,你能跟我们一起去送他吗?刚才我奶说的就是那个事儿。”

“送!”赵爸想也不想就干脆利索的答应了,他还说,“我也没想到,以前送闺女去高考,结果还能摊上送女婿高考的,啧啧。”

赵桂枝心说,你更不会想到,你还能被你闺女送去参加高考呢!

不过这事儿先按下不说,等回头把旁的事儿都办妥当了,再给她爸一个巨大的惊喜。

名校夏令营比赵桂枝预期的还要早开办,赵闰土似乎是把当初跟郭家联络的心腹手下给了周生生。别看周生生没有那种发大财的脑子,但她特别会做这些细节方面的事儿。

只要给她一个大方向,她就能把事情彻底落实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个人才呢!

这不,赵桂枝也受到了邀请。

“啥玩意儿?我也要去呢?我去干吗?人家书院还收女弟子呢?”

周生生也是一脸的惊叹:“你别说,我都觉得惊讶呢!他们日禄书院不是最早属于郭氏一族的族学吗?当然现在肯定是对外招生的,今年还扩充了一个班呢,全是外头招来的学生。不过你肯定不知道,他们的族学是收女学生的。”

在周生生的解说下,赵桂枝才明白郭家的教学理念有多先进。

当然,因为女子无法参加科举的缘故,指望郭家把女学办的跟日禄书院那么好,那是没可能的。况且,男子可以婚后继续求学,女子肯定是不方便的。因此,他们的女学多半只是教到十五岁,也就是古人常说的及笄之年。学完后,就要回去准备出嫁了。

女学所传授的科目也简单,不涉及经史子集,但像声律启蒙、幼学琼林还有三百千这种启蒙读物是一样的。之后,又考虑到女子无法远行,会教一些经典的游记传记。还有写诗作画,以及更为实用的课程,算账管家。

“那先生呢?”赵桂枝人都傻了,她以为本朝虽然比较开放,但也没到那份上吧?

事实上,像她这种已婚女子要出门都是需要人陪同的,如果是像江幼娘、盛锦娘这种未出阁的女子,多半还要戴上围帽的。除非是像游乐场这种私人地界,因为有准入门槛,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故而没那么夸张。

但一群未出阁的小姑娘……

“你傻吗?那个是族学!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周生生才不会告诉她,自己刚开始也为此困惑过,“教文化课的,尤其是启蒙识字的,都是一些老先生。学问不一定有多好,你也知道一旦全民念书的话,像你这种学渣就很容易暴露的。反正都是一些老童生或者老秀才,对那些女孩子来说,差不多都是爷爷辈的,没啥好顾忌的。”

“说事儿就说事儿,咋还人身攻击呢?”

“大实话呢!还有像绘画之类的,也有女先生。女先生是这样的,我还都打听了一下,有些是终身未嫁的姑奶奶,也有些是本身就有些才华的媳妇儿,因为郭家本身就爱跟书香门第的结亲,娶进门的媳妇儿多半还是识字的,就算不认识字,媳妇儿也是可以去女学里的。”

只要本人不尴尬,跟一群十岁左右的女童一起上学,郭家本身是不会阻止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女学的强度本身就不大。不像二郎他们上学,鸡鸣就起身,天黑了还在挑灯夜读,每个月必考试一次,每三个月还要大考,年末还要岁考等等。像这些考试女学都是没有的,更没有乡试这座大山压着。

她们基本上都是只上半天学的,算下来每天也就是一个半时辰,三个小时的样子。遇上节假日,或者有客人登门等等特殊事件,请假也是很方便的,毕竟是自家的学堂。

因此,就算是外来的媳妇儿,跟读起来也不会显得太吃力。

周生生还感概道:“也就是我嫁了,要不然我肯定嫁到郭家去!”

“人家不要奇葩吧?”赵桂枝耿直的道。

“你给我边儿去!反正你记得明个儿跟我们一起去,还有你那个小姑子、你妈的二胎,都捎带上!你妈那个二胎不是还没说亲吗?你小姑子也是,正好呢!”

“我觉得郭家也不是来者不拒的。”

“谁说非要郭家了?小孩子家家的多见见世面,多认识几个朋友,怎么了?你咋思想那么龌龊呢?”周生生无奈的摇头,“可惜年岁差距太大了,不然你说,你妈那个二胎嫁给你哥多好呢?”

赵桂枝一时间脑子没转过来,心说盛锦娘和她哥也没差距那么离谱吧?然后她就想起来了,周生生说的是自己的好大儿。

“你别搞事儿!赵泥巴喜欢盛二胎呢,你小心他回头记仇,不给你发财的点子了!”

周生生秒怂,虽说娶儿媳妇也是个要紧事儿,但哪儿有发财来得重要了?最关键的是,她觉得她儿子缺的不是机会,就是单纯的孤寡命。

两人约定了出门时间后,赵桂枝就赶紧去幼娘那头了。

过去后才知道,幼娘也被菜花花带走了,还有盛二胎和黄氏,都在菜花那头。

赵桂枝只能掉头赶往前院书房。

本来前院书房是属于爷们的,因为每个宅院在最初建造设计的时候,都是将二门作为一个分割线,二门外是前院,属于爷们的,二门内是后宅,属于女眷的。

然而,菜花花霸占了前院书房,别说赵闰土如今不在家,就算他的时候,他也只有一小间可怜兮兮的书房,整个院子其他房间都被女眷们霸占了。对了,就连赵闰土那唯一的一个小书房,如今归了三郎。

等赵桂枝赶到前院书房时,还没跨进门槛呢,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叫骂声。

“……这一天天的你能不能干些正经事儿呢?成天就知道磨磨唧唧的,你说你还能干啥?白瞎了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我都替你吃下去的大白米饭叫屈!凭啥呢?人家牛羊吃草、猪吃馊水,干的事儿也比你靠谱!还不如我来呢!”

赵桂枝懵了一下,这声儿绝对错不了,她想认错都没可能的,只能是江母的。

但江母怎么会在这里?

她骂谁呢?

一时间,她想起菜花花不光忽悠了江幼娘和盛锦娘,最早被忽悠的人好像是三郎媳妇儿黄氏吧?

想到黄氏那柔柔弱弱的模样,又是背井离乡的,离娘家十万八千里呢,赵桂枝一下子就心软了,立马循声进了屋里,开口就要劝:“娘,你别老骂……”

屋里,书桌前站着的是插着腰骂人的江母,书桌后坐着的却是满脸绝望的三郎。

“啥?”江母一脸疑惑的扭头看过来。

“……别老骂了,偶尔也要歇口气喝杯茶吃块点心。”赵桂枝飞快的改了口,真的是半点儿磕绊都不打,“对了,明个儿咱们要去日禄书院瞅瞅,你要一起去吗?三郎呢?”

“去那儿干啥?沾仙气呢?”江母翻着白眼说,“就三郎这样子,文曲星君都救不了他!不去!”

“那行,不过我要带上幼娘。”不等江母反对,赵桂枝又解释道,“你看,咱们家来往的都是生意人家,可幼娘那性子看着也不像是能嫁到生意人家当主母的。我就寻思着,索性给她寻个读书人家,正好她也跟尤菜花学了一些字和画,不指望郭家那种豪族,咱找个耕读人家也不错呢。”

江母瞬间被说服了,但很快又担心起来:“人不是说,生女儿像姑,生儿子像舅呢?那万一幼娘嫁给了一个读书人,生了个儿子像三郎咋办?那不是坑人吗?”

赵桂枝:……

这话她真没法接。

倒是三郎大概是被刺激多了,有免疫力了,还学会顶嘴了:“像我咋了?我这不挺好的?你还是担心一下你那几个儿媳妇吧,万一往后谁生了闺女,像极了大姐孟娘,你有的哭了!哎哟疼疼疼疼……”

赵桂枝保持微笑转身离开。

有些人吧,他甭管是挨骂还是挨打,咋就一点儿也不招人心疼呢?反而让人觉得,打!狠狠的打!

等她终于找对了房间,见到了正在开小会安排接下来任务的尤菜花和其余三人时,她们一看到赵桂枝就笑了。

“刚才咱们还说呢,咋骂声突然停了,原来是你来了。”

“就是,天天听娘骂人,我都听习惯了,乍一下她不吭声了,还觉得太安静了呢。”

“听!我哥在挨打!”

尤菜花、黄氏和幼娘一人一句说笑着,唯一没开口的盛锦娘也在偷笑,见赵桂枝看过来,她说:“你婆婆真好玩,从她知道她儿媳妇挣得比她儿子多两倍钱后,她就变着法子的骂儿子,还打算替了她儿子干活。”

黄氏如今做的是相当于插画家助手的工作,帮尤菜花的画上色。

又因为她耐性好,对于颜色的辨识度和感知能力也不差,关键在于她干活的时间还长,愣是比三郎还能挣钱。而三郎,他是负责做题目的,他必须要做完一套休息一会儿,不然脑壳疼。

一个给画上色,一个写考试卷。

黄氏乐在其中,三郎苦不堪言。

结果,江母还要瞎捣乱,恨不得自个儿上。

三郎:……

那你别逼逼,你上啊!

赵桂枝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三郎此时此刻最想念的人,一定是虎头。”

遥远的乡下老家,虎头坐在村学的学堂里昏昏欲睡,突然他打了一个巨响的大喷嚏,不光把自己吓得一激灵,连带其他打瞌睡的同窗们也纷纷惊醒。

阿嚏——!

虎头心中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在下一刻,先生就点名让他回答刚才的问题,结果他理所当然的没答上来。

打喷嚏没啥,回答不上来课堂问题也没啥,但是……

“江虎,把我刚才问的问题复述一遍。”

虎头,危!

作者有话要说:红包发了=3=

(

目录
设置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