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书本分类 完本小说 用户中心
首页 话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权宦为夫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

权宦为夫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

作者:赠心予你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2-04 15:00:39

历代宫里的女人,只要是生了儿子的,哪个不盼着自己的儿子当太子当皇帝呢?

可他今日算是亲眼见到了一位。

霍宜峥心中实暖,感动道:“母亲,儿臣明白了。”

姚暮染一听这声母亲,一切都值了。

“好,好孩子,好好学习。这天下,你父皇已经给你打好了根基,北边平定,东靖也成了我们南乾的附属国,我们南乾会越来越富强。”

一年前北伐归来后,霍景城就着手联合西舜又打起了东靖,打到半年前,东靖终于走投无路,为了保本,便来了一出城下之盟,对西南两国又是割地又是让城的。而西舜小国,得了土地城池也就满足收手了。但霍景城不依啊!西舜撤了我自己再打!非要打服你!一次治得你翻不了身!索性我这北边已经乱了,还没整好,我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一气子全部翻乱,最后再一起重整,可谓是焕然新生之举。

最后,东靖就成了南乾的附属国,年年上供,“靖帝”都变成了“靖王”。

当然,这一年来,百废待兴,霍景城操劳了整整一年,也没让她闲着,整日数他的胡子,数啊数,最后姚暮染趁他睡着给他刮干净了。

一切都干净了,安定了。

她再也没有刻意去想一年前北越的事,就算有时不经意间想起一瞬,想起一个片段,也是模模糊糊,只记得那是一段红色岁月,自此让她再也不喜红色,让她再也听不得铁器在一起摩擦的声音。

能埋进岁月里的也就埋啦。

自然还有埋不住的,霍景城也就知道了。

他知道了,北越城楼上的一切都是场戏,他当时就看出有异常,有变动了,所以始终沉默,世人没有机会知道,这位君王对于江山与美人的选择到底是何。

他知道了,是杜琰害了他,也是杜琰救了他。

他知道了,梁殷只是帮救,但终究也是救了,否则,他不会和乔奉之翻脸,还从袖中取出了一个蛊哨,想吹一下,号召他在北宫的日子里,瞒着乔奉之偷偷拉拢下的人来对抗他。其实他是聪明人,何尝不知自己的那几个子儿哪能和乔奉之对抗?但为了救霍景城,就是狗急跳墙了。说他是为了怕霍景城出事,从而被南军杀吧,可他这么一反乔奉之,也是个死。

还有他的义正言辞,什么“你为了一己私欲,不顾京城,不顾我们这些人的命,我们都跟着你白干了”之类的,他此话说给乔奉之,其实是意在点醒殿中的侍卫们,告诉他们,不能由着他杀南帝啊!不然我们都会陪葬啊!都快醒醒随我一起反抗他啊!

总归是,变着法儿地要救霍景城。

还值得一谈的是,从北边回来后,霍景城的身边就多了一个贴身侍卫,那个侍卫勤勤恳恳,对霍景城崇敬有加,百依百顺,霍景城走哪儿他跟哪儿,像护孩子似的护着霍景城。

但那个侍卫真的很丑,脸也不知是被什么伤了,有些狰狞都看不来面貌,还有他的双肩也不对称,一侧肩头像是被砍掉了一片一样。但他的身形倒是与霍景城相像,言行举止也像,更确切地说,和当年的梁殷是如出一辙的。但分明,梁殷的人头和其他一些人头被一起悬挂在了北越京师的城楼上。那么具体如何,已无从得知了。

......

月洒千里,该是夜阑入梦时了,只是,谁家的小孩儿却迟迟不睡,哄着要娘讲故事。

“在我们北越啊,有一座城,名叫长宣城,在这长宣城啊,有一个村,名叫桃花村,在这桃花村里啊,有一间破庙,名叫善化庙,在这善化庙后啊,有一片桃林......”

“咯咯咯——娘!你讲的不就是我们村嘛!还有我们村的破庙和桃花林嘛!”

“呵呵,本来就是啊。”

“那娘接着讲吧,有一片桃林,然后呢?”

“然后啊?就在去年,忽然来了一批穿着像是皇宫侍卫的人,那些侍卫们啊,竟然带着一具无头尸来到了那破庙后的桃林里,将那无头尸给埋了进去!并且啊,那桃林里本就有一座坟了,这无头尸竟然也给埋进了那座坟里,这便是与早先的那位亡人合葬了啊。”

“娘!好可怕啊!”

“所以小豆啊,你往后还敢不敢与小伙伴去那破庙和桃林玩了?再去的话,娘可要打肿你的屁股!”

“不去了不去了,娘,我再也不去了!”

“这便好,乖。”

“娘,那你说,世间到底有鬼吗?”

“睡吧,快睡吧,世间哪来的鬼,快睡吧。”

睡吧,睡吧,不要害怕,其实人比鬼可怕。

......

一隔就是两重天,一瞬就是另一景。

南乾清尘寺的的桃林可就比北边那桃花村的桃林大多了,也繁盛多了。

这桃林里的树上都可以挂香客们祈愿的红丝带,但要说起这桃林中的美谈啊,那还真是有一桩。

原来,这桃林里有一棵私人所有的桃树,此桃树是不便让别的香客挂祈愿丝带的。而此桃树背后的故事也颇为凄美。

话说,有一痴心男子,他在爱妻离世后难解心伤,于是与这佛寺结下善缘,捐来了许多香火钱,并辟下一树私用,寺中还专门派了小沙弥定时看守打扫。而这位男子对亡妻的思念每日都会化作衷肠一语写于红丝带上,等攒够一月便派人来桃林中悉数挂于此树,说是祈愿,倒不如说是心言更为妥当。

所以这其实是一颗痴人心言树。

但此树,已经三年未曾再挂新的红丝带了,却不妨碍它的小有名气。

自然有人好奇,这位痴人都给亡妻写了些什么心言啊?

这不,一个半大的小少年都好奇了,趁着那看树的小沙弥不在,手速极快地摘下来几个,拿远些挨个看了起来。

“染儿?原来他妻叫染儿啊?”

“染儿,染儿,快回来,别迷了回家的路途。染儿,染儿,快回来,家中可亲,华灯长明,花田不败,摇椅未歇,秋千不停,为夫在候你,为夫从未抛弃你。”

“染儿,染儿,嗨!这怎么全都是这几句话啊?”

小少年不甘心又翻了几条红丝带,发现还真是,哪个上面都是这几句话,小少年登时满足了好奇,将红丝带挂回树上,自个儿漫步而去了。

许多情,清晰地搁在心里,却也死在了心里。

许多话,清晰地写于心上,却也模糊在心上。

许多事,就连故事里的人自己都不知,因为故事里的人,早已死在了那片坍塌的时光里。

......

五年后。

霍景城退居太上皇之位,太子霍宜峥正式登基为帝。

墨华为相,朝中大梁也,受荐太上皇,辅佐新帝。

秦安与福全,受荐太上皇,左右伺候新帝。

同年,新帝娶妻,罗将之女罗氏,册为皇后。

山水之间,繁华之间。

他牵着她的手一处处走过,游赏玩乐,无忧无虑是可以令人食髓知味,贪得无厌的。

长街繁华,一对璧人携手共游,如一对神仙眷侣。

姚暮染手中把玩着一朵无歇花,边走边道:“六郎,我想婳儿了。”

霍景城手中拿着她吃剩下的炸蘑菇,边走边吃:“咱们这才出来半个月,不是说好,出来玩两个月,回宫住两个月吗?放心吧,婳儿有她皇帝哥哥和她皇后嫂嫂照顾,好着呢。”

姚暮染笑着点头:“嗯,那你呢?也不想临风和知归吗?”

霍景城道:“知归倒是想,至于临风嘛,每次路过赌坊的时候倒是会想起他。要不下回咱们再出来玩时,把他也生拉硬拽上?”

姚暮染道:“能喊出来才怪,他领着知归住在公主府,说不敢出远门,要好好照顾知归,也只能等我们回京后你才能与他痛快地赌两个月了。”

霍景城忽地一笑:“唉?咱们下一站就去怀兴城吧?看看咱们的衷儿去?”

姚暮染听得心花怒放:“好!正合我意,碧芽也嫁到了怀兴城,正好一道瞧瞧去!”

两人相视一笑,走了一会儿,她忽然慢吞吞道:“六郎,我有一个问题,藏在我心里很多年了。”

霍景城转眸对她看看,温柔一笑:“染儿,若当年,最后关头没有变动,若我仍要做江山与美人的选择,那么,我会选择自刎。我一死,他逼不了任何人,南军即刻攻城,他无谓再杀你和孩子,因为他就算要杀你们也只是为了让我痛苦,没有我,他杀给谁看,杀给谁痛。我想,这就是我唯一的选择了,没有选择的选择。”

姚暮染听罢,美眸湿润,一个垂眸间,恢复如常。

“你说这个干什么?我想问的又不是这个!”她不承认了。

霍景城道:“你这是提起裤子不认人了?你想问的分明就是这个!”

姚暮染道:“不是这个!”

霍景城道:“那你想问什么?说。”

姚暮染道:“我想问你,你还爱我吗?”

霍景城哈哈笑了起来。

马车悠哉于世外,所过之处,春暖人间,繁花遍野。

车轮滚滚,摇曳浮沉,他一力稳住她,共走余下的路,从未有一刻,想过放开她的手。

他曾揽尽风流,后来却再无风流。只为一人,遇见了,是开始,是终止,是一切。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